第272章 去见她
小说TXT > 我成了女帝赘婿 > 第272章 去见她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2章 去见她

不想错过《我成了女帝赘婿》更新?安装阅读专用APP,看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

放弃立即下载
    仪天自己同样也震惊不已,恢复到年轻时的状态,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重生,曾经被岁月磨去的凌厉和棱角,又得以“复生”。

  那种“天下舍我其谁”的年轻傲气又回来了,这或许只有经历过“失而复得”之人才能有体会。

  仪天的返老还童,出乎于唐西的预料之外,似乎给整个事件又蒙上了某种不可预测的因素。

  她的脸色由震惊,缓慢转变为欣喜,而后竟一拍医疗舱,轻飘飘地起身、落地。

  这也间接在向唐西表明,仪天实际上精通武艺,非但精通武艺,甚至还是一流高手之列。

  因为,她从医疗舱跃起的刹那,所施展出来的轻功,竟丝毫不亚于裴一命。

  唐西暗自咋舌,心中不断寻思着这样状态下的仪天,此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仪天毫不掩饰自己此时的得意,缓缓转头看向唐西:“你的脸色不对,看来你也想不到朕会恢复成如今这个样子。”

  唐西只能如实点头。

  仪天轻笑,来回踱了两步:“你之前有很多问题,现在是你发问的时候了。”

  唐西闻言,听她如此说,反倒是心乱如麻,竟不知该如何问起,便道:“恭喜上皇得以恢复,乃是大周之福。不知上皇接下来会如何做?李禾禾如今坐在帝位之上,上皇可有拨乱反正之心?”

  仪天笑道:“朕还以为你会问其他问题。禾禾之事,并不急于解决,只需救出潇潇即可。她想坐在那个龙椅上,容她些许时日,又有何妨?”

  听此,唐西并不感意外,仪天一早就知李禾禾替换了女帝的身份,一直视而不见,或许是出自于某种考虑。

  她若想揭穿李禾禾,就不会等到现在。

  只是,令唐西不解的是,仪天为何能忍受自己膝下的两个女儿骨肉相残?

  顿了顿,唐西深沉道:“那不知上皇打算如何营救潇潇?以上皇如今的面容,若是出现在朝廷百官面前,恐怕难以自证身份。”

  仪天被唐以安称作失败的半成品,也就是说她曾经也注射过某种药剂,以至于此前面容年轻,身体老迈。

  那时还可简单易容面部,瞒天过海,此时身体亦恢复成年轻状态。动作举止必然天差地别,就是想再装也装不了了。

  而且,李禾禾宣布了仪天的死亡,“尸体”葬入了皇陵,此时再出现,便显得诡异了。

  换言之,仪天即便不用死了,恐怕想要再次执掌朝堂,也已经不容易。

  仪天却笑道:“朕想要再次复出,不是没有办法!但朕何时说过想要复出?有些事情,年轻时以为终将成此生遗憾,却不知上天又给了朕一次机会,便不想再错过了。”

  “唐西,此次见面后,朕打算远行,去处理一些当年的憾事。至于大周朝堂,禾禾虽是“篡位”而来,但她的机智不在你我之下,不会使社稷崩坏。你与她之间的事情,朕虽藏身此处,但也得知了一些消息。”

  “说起来,她们姐妹反目,也是因你而起。你无需对禾禾抱有太大的敌意,就当给朕一点面子。”

  唐西道:“哼!她残杀我商会之人,将我逼入死地,老裘因她不得不求死,镇西军被贺南风围困,唐西如今如此狼藉的声名,都是拜她所赐。上皇,要我对她保留善意?”

  仪天眉目一蹙道:“她确实有些过激之处,但朕既然要求你如此做,就必有原因。而且,当你知道她为何恨你时,你自然也会理解她。喜儿和纳吉之事,朕自会处理,此事你不必忧心。明日之后,禾禾不再有让他俩成婚的想法。”

  说着,便跟身旁的侍卫使了眼色。

  侍卫随即取来了纸笔,仪天龙飞凤舞写了一封信后,侍卫带信离去。

  仪天转身:“潇潇的话,仍由你去救。你能换了个身份重入长安,想必也已经有了营救之法。”

  唐西回道:“好!此事,我自会处理。李二仍活着,这事上皇已然知晓。且,我已经将他带出了神宗陵,此时就在碎葉城中。他出来时,带出了一个巨蛋,上皇可知是什么东西?还有,唐以安说不久后,将进行一次大清洗,上皇又是否知道是什么样的大清洗?”

  “他还说,要让我掌控大周的所有兵权,以应对大清洗,上皇是否又愿意给我?”

  仪天闻言,脸色突变,似有沉思。

  片刻后,才道:“这其中很复杂,朕也是一知半解,短时间跟你说不清。倒是李二此人极其危险,远非你所见的那么简单,那颗巨蛋...里面的东西千万不可让他得到。你必须赶回碎葉城一趟,至于兵权,朕从吐蕃回来之后,自有办法给你。”

  “朕虽明面上是已死之身,但总有些手段是你们不知道的。”

  唐西内心微微讶然,李二很危险?

  怎么危险?

  仪天故作隐晦,看似解答了唐西的疑问,实则却也什么都不说。

  例如,那巨蛋到底是什么。

  她如此“推诿”,恐怕已然非重伤之前的心境,对唐西的保留很深。

  还有,她想去吐蕃干什么?

  那些她年轻时成为遗憾的事,又是什么?

  会不会和唐以安有关?

  如果事关唐以安,那是不是就预示也关“她”的事?

  她,那个唐西素昧蒙面的“母亲”。

  一想到此,唐西便不免问道:“对了!唐以安说过,如果他和他的心上人不能汇合,那么他的心上人就会在老地方等他。还说上皇知道那地方在哪里...”

  仪天思虑了一下,笑道:“她的心上人,不就是你的母亲吗?呵呵,那地方朕知道不假,就在吐蕃!与朕此行也算同路,若非你必须赶回碎葉城阻止李二,倒是可以与朕同行,去见她!”

  唐西皱眉道:“她在吐蕃?上皇你的未了事也在吐蕃…”

  仪天点头。

  唐西道:“那好!李二之事,不急一时。即便他得到巨蛋,我也有钳制他的方法。这几日,李禾禾会将潇潇带来长安,我打算在途中下手劫人,而后就与上皇一道同行去吐蕃。”

  她,是唐以安的爱人,定然深知唐以安的隐晦。

  若真能见到她,可比问仪天要直接得多。

  仪天闻此,倒也没有反对,轻轻一笑。

  而这一笑,唐西却感受了一丝异样。

  随后,便躬手道:“好了!上皇初愈,还请先多加休息。唐西现在的身份叫郝仁,不便在此多加逗留。等救出潇潇后,我再来迎接圣驾。”

  说完,便转身离去。

  而同一时间,那四个机械守卫自动跟随在唐西身后,守在了入口处。

  仪天见此,目光微寒,她能感觉到唐西此时使动这四名机械守卫,是有故意“软禁”的意思。

  唐西回到紫宸殿。

  密室的入口关闭后,他触动墙壁上的操作界面,设置了禁止出入的门禁。

  仪天恢复年轻后,似乎对唐西有所保留,这让唐西不得不防。

  让机械守卫挡在门口,并设置门禁,便是要阻止仪天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不告而别。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