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章 出去一趟,家被偷了!
小说TXT > 动手刀人后,竟被神经阔少撞见了 > 第一 章 出去一趟,家被偷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 章 出去一趟,家被偷了!

不想错过《动手刀人后,竟被神经阔少撞见了》更新?安装阅读专用APP,看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

放弃立即下载
    “傻逼……”

  “绝对俩傻逼……”

  这是陈一被组织安排在桂花村里的第一年,隔壁的两个小姐妹就骚扰了她一年。

  也不知道图什么,天天往她住的院子里丢尿不湿……

  搞得她院子里庞臭,每次都要打扫好久……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终于,忍无可忍的陈一直接抓起地上的一坨尿不湿,向还在发射尿不湿的金刚芭比砸了过去!

  “你踏马的!”

  “啊!姐姐!”

  正中目标!

  听着隔壁俩姐妹鬼哭狼嚎的声音,陈一觉得格外舒服!

  只是看着那人脸上的黄色东西,陈一顿时眉头紧皱,也不知道抽哪门子风,还低头闻了一下……

  “呕……”

  这一下,陈一差点享年二十四岁!

  低头看着院子里还有五六个成团的尿不湿,陈一不禁怀疑,隔壁是什么品种……

  这才早上十点,就这么能造了?

  为了物归原主,陈一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所有尿不湿丢回了隔壁。

  好巧不巧,最后一个正中隔壁主人的脸上……

  “啊!”

  哦吼,陈一一看,这不得上门找她麻烦?

  虽说她不怕麻烦,但是组织的规矩就是不杀普通百姓,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要不然隔壁俩金刚芭比一年的骚扰,都够陈一噶个千万遍了!

  果不其然,隔壁的女主人开始骂骂咧咧了,就听到砰的一声,陈一小院的门被踹开了……

  本来就破旧的门板瞬间破了个洞,她的脚还卡在了里面,拔了好几下都没拔出来。

  场面可谓是相当尴尬……

  “你个死曹婆!怎么回事啊!往我家乱丢垃圾!”

  拔不出来也不影响她凶神恶煞的模样,女人双手叉腰看着四十出头。

  身材臃肿,皮肤黝黑松垮,完全没有任何美感可言。

  而陈一肌肤白嫩,五官精致白皙,身材凹凸有致。即便是穿着最普通的衣服也无法掩盖她迷人的魅力。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女人看到如此漂亮的陈一,心中就止不住泛酸水。

  “拜托,你要不要看一下是我在乱丢,还是你家在乱丢?”

  “尿不湿哎大姐,我一没孩子,二没老人,我用尿不湿干嘛,当头套吗?”

  “我都没找你们,你倒还委屈上了?”

  陈一也是无语,自己住在桂花村一年,平时都是要多低调有多低调,也不明白怎么老是被人找麻烦。

  “小孩子不懂事,你还不懂事?”

  “你不会顺手拿去丢了吗?都是邻居,帮下忙怎么了?”

  哦哟!这是陈一见过最不要脸的了!

  “我是你爹吗?我还要伺候你?”

  “我跟你讲昂,我就是因为有神经病才被关在这里,别惹我,当心我发病把你怎么了,可不能怪我啊。”

  摸着咕咕叫的肚子,陈一才懒得和这种人吵,有些时间还不如吃饭。

  “你个小蹄子!别想唬我!”

  “今天不给个说法,你别想安生!”

  陈一的退让让女人越发得寸进尺,她以为陈一一个小姑娘肯定会害怕她们这种凶悍的。

  陈一也没给她机会,既然不听劝,那就打回去。

  “梅子!你给我回来!”

  陈一还没想好是用板砖还是木棍,隔壁被砸的男主人跑了过来。

  脸上带着还没干掉的水珠……

  男人一把拉住在门口的女人,看到陈一的瞬间眼神变得格外猥琐。

  啧,真想给他挖了!

  陈一白眼一翻,她才懒得搭理这个猥琐男,平日里就像个傻逼一样,坐在他家二楼上偷看她。

  也不知道组织是不是没钱,就给她了一个矮平房,别人都是二层小洋楼,就只有陈一住的房子是平房。

  “孩他爹!你拉我干嘛!”

  被叫梅子的女主人明显不服,一脸不悦的瞪了男人一眼。

  男人见状立马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女人的表情顿时变了,看向陈一的眼神都多了几分怪异。

  “真的?”

  “千真万确!”

  “行吧,我们走!”

  也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陈一还没明白,那个女人就和男人离开了。

  当然木板没有带走,女人是把鞋子脱了。

  既然没什么大事了,陈一也就懒得计较,把破了洞的木板扶起来,靠在门框上,勉强还能当个门。

  做好一切,江南立马回到屋子里给自己煮面条,毕竟在农村也没有什么外卖可言。

  虽说是清水煮面,但是陈一还是想办法给自己加了个蛋,没有其他,因为组织给的钱她花光了。

  可是还有四年的期限,自己四年该怎么过呢?

  组织说让她在桂花村里潜伏五年,五年后会有人联系她回归组织。

  作为杀手组织的三流选手,陈一对组织坚信不疑,想着五年以后成为组织里发光发亮的存在!

  可是没有钱,自己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为了谋生,陈一草草的吃了饭,然后打算在村里逛一逛。

  想着有没有她能干的活。

  一直到下午,陈一都没找到合适的,村里都是以种植桂花树为生计,而且还得有土地才行。

  可陈一作为外来人员,一来没土地,二来没钱。说她是三无人员,也不足为过。

  没办法,陈一只能先回去,想着明早再去其他地方逛逛,说不定还能有其他收获。

  结果刚到家门口,就看到围了一群人,那架势还以为是村口来了大人物一样。

  只是来就来,围在她家几个意思?

  陈一挤进人群,就看到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和她房东在交谈着什么。

  房东的谄媚表情是陈一没见过的,毕竟她第一次见到他,他就是一副拽了吧唧的模样。

  “哎,好好好。”

  “你想怎么改造都可以!”

  听着房东的话,陈一这才明白过来,好家伙这是在偷她的家?

  出去一趟而已?家被偷了!

  谁能忍!陈一想都没想就冲进了院子里,指着房东的鼻子就骂,“几个意思啊?”

  “我都还在呢!你怎么可以带人闯进我屋子啊!”

  陈一气势汹汹,但房东却瞥了她一眼,然后淡定的拿出一张纸递给陈一。

  “这是当时你朋友和我租房的合同,上面就只租了一年。”

  “如今一年期限已到,你该搬出去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