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刻骨(6)
小说TXT > 长欢之野 > 第56章 刻骨(6)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6章 刻骨(6)

不想错过《长欢之野》更新?安装阅读专用APP,看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

放弃立即下载
    洛野努力使自己的情绪镇静下来,一双手却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他心疼简欢,现下只想努力把这二老送走,再进去陪她。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多年的修养告诉他要控制住自己的语气,却还是隐藏不住声音中阵阵的寒意,:“这样吧,天已经晚了,我给叔叔阿姨订一个附近的酒店,有什么事情明天等双方冷静了再说。”

  他的话语中每个字都像是在商量,可是被他说出来却怎么都像是命令一般,不容置疑。

  现下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关心的只有简欢,仅此而已。

  他的耐心,他的理智都快要被消耗殆尽了,他甚至已经想到如果他们不走,他会立马带着简欢离开这个地方。

  只见一旁一向没有说话的简父,忽然凑近简母的耳旁说了几句,两人的表情相较于刚才这才有了些许的松动。

  “我们一把年纪也累了,你安排吧。”话语中没有丝毫温度,像是在心安理得地使唤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下人。

  当然洛野并没有在意这些,只要能让他们远离简欢,这点心理上的刺激他还是能承受的,对他而言实在造不成什么影响。

  “好,已经订好了,我帮您叫辆车,离这里不远。”

  深夜忽然起了风,窗外的那轮圆月也被风吹过来的云层暂时遮住了轮廓。

  简欢就这样坐在窗前,任凭开着一道缝的窗户吹拂着一旁的窗帘,冷风也同样吹在了她的心上。

  她面对着窗棂,面无表情,一个人坐在地上将自己抱成了一团。

  脸上的伤已经开始肿胀不堪,可此刻她却好像丝毫感受不到疼痛,安静地像一个没有生机的玻璃娃娃。

  泪水早已干涸在脸上,留下两道深深的泪痕,偶尔轻轻煽动的湿润睫毛,却好像沾了露水的蝴蝶翅膀,看上去疲惫不堪。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她为什么宁愿颠沛流离,都不愿再回那个家的原因。

  小时候的她,一直以为只要她比弟弟更听话,妈妈就会更爱她,直到后来,她又故意闯祸,企图引起大人的注意,可无论她怎么做,好像都于事无补。

  一旁的椰奶也好似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伸着舌头一下又一下地舔舐着她的手背。

  她想不通这一切,这对她一贯向往简单的心思来说,实在是有些太费解了。

  此刻她的脑内却像是在过电影一般,童年的一幕幕快乐的场景皆涌上心头,到底是什么时候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她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母亲还是会搂她睡觉,给她讲睡前故事的。

  心中恨,却也不恨。

  她深知能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安抚暴怒的父母,却也清楚这将会是一个无底洞,一辈子都还不清的。

  卧室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显得有几分静谧的恐怖。

  屋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她却好似没听见一般,丝毫不为所动。

  卧室的门并没有锁,他轻轻拧动了门锁,没有一丝脚步声,生怕她已经睡下,而惊醒易碎的她。

  环顾了四周,床上的被子依旧是早上出门时的样子,没有被动过。

  他又走近了一步,总算是在床脚处,看到了一团蜷缩在一起的小小身影。

  心顿时像是被人用枪扫射过一般,痛得有些无法喘息。

  她像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一般一动不动,黑暗中甚至感受不到她的喘息声。

  他没有开灯,而是慢慢适应了黑暗,一步一步挪向她的位置,静静在她一旁坐了下来。

  熟悉的气息,令她鼻子发酸,她终于感受到了他的存在,他的温度。

  她转头看向他,眼神依旧如死水一般空洞。

  他抬手掌心轻抚上她被打的那侧脸颊,烫的有些吓人。

  他心中惊觉不好,遂抬手摸上了她的额头,果然烫的吓人。

  她在发烧。

  他伸手揽过她,还没等她反应过就一下子将她抱上了床。

  大概是悲伤惊吓过度,又加上吹了一晚上的凉风,简欢的身体素质本来就不是特别好,天气一凉感冒发烧就是家常便饭。

  “还疼吗?”他的手轻抚起她肿胀的面积,语气带了些颤抖地问道。

  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摇了摇头。

  “你在发烧,我送你去医院。”他说着,只见轻轻抬起了她的下巴,直视着她呆滞的瞳孔,试图哄着她道。

  他刚想起身为她找件厚点的外套,却被她的手一把拉住,这一次她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一下子将他拉回了床边,差点摔了一个趔趄。

  “简欢,听话,有什么事情,去了医院再说。”

  她任由他将自己拦在了怀中,脑袋靠着他的肩膀,不带一丝反抗。

  “我不想去。”她怅然道。

  嗓音如裂帛一般嘶哑,早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

  他见她一脸坚决,却又没有办法,无可奈何地依了她。

  “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也许会好些。”他说着,抬手轻轻帮她顺着披散在后背上的柔软的毛发,好像在安慰一只受伤的小鹿。

  “我家……让你见笑了。”她眼睛低垂,努力回避着他的目光。

  说完,她忽然冲他笑了,笑容像是深夜中绽开的一朵罂粟,透露着绝望与凄凉。

  只有自卑到尘埃里的人,才会连苦笑都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

  她心中清楚,她早已在之前的某一刻,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只是她不敢开口表达。

  “简欢,你还有我。”他心中悲悯,随即用力抱紧了她有些滚烫的身体,像是要将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没有人是生下来就不相信爱的,洛野。”她的语气怅然,眼角竟不自觉滑落下一颗晶莹的泪珠,“我们好像都有注定需要去背负的东西,我甩不掉的家庭,你扛在肩的责任。“

  “所以我们是命中注定,却又同命相连。”他没有顺着她的话头接着说下去,反而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笑意中却满是凄凉。

  “小的时候我因为个子小,总是被人欺负,是你总是挡在我的身前,从那时候起,简欢你就是我的光,我才会想成为一个可以保护很多人的警察。”他语气轻柔,手指有一搭无一搭地缠绕着她的发丝。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